福建快3

第七章(14/50)

我们期待你的参与,把你看到的最新、最有趣、最好看的文章给大家一起分享。

第七章(14/50)

作者: http://www.gamemgc.com | 时间:2020-06-03

日暮西下,残阳斜照,暗红的霞光映着后园池水中随风摇曳的荷花,空中飘荡着荷叶淡淡的清香。我与胡山坐在荷塘边的石亭中,把盏清谈。近来我仿佛又回到了在北荒时候的悠闲日子,每日里闭门府中,下棋闲聊。朝中的嘈杂纷乱,好像一下子离我远去了。春天里我大病一场,听说我曾昏睡了两天两夜,但不久便开始康复。听太医提起,甄慧也病倒了。我想起她眼中深切的悲伤,不由暗自叹息,这样的聪慧敏感,对她来说,也许并非一件好事。等我能下床走动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震动天界的大事。有个凡人登上了天梯。那几天,帝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离奇怪异的传闻,白王府的下人们也时不时流露出一种莫明的惊骇和兴奋神情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和胡山相视无语,彼此心照不宣。其实这和二月里被我压掉的案子也没有多大不同,只是更加声势浩大些而已。朝局陡然间变得混乱无比,但我看见一条清晰的脉络贯穿始终,这也不过是其中按部就班的一步。我们很少谈论朝中的事情,只是静心等待。胡山问我:“王爷觉得那一天会在何时?”我说:“想来总在夏秋之间。”胡山笑了笑,说:“我也是这么想。”七月廿五姤女祭。传说这位名叫姤的女子,为了救自己的夫婿和儿子,便用自己的身子去堵了海眼。我不知道世间是否真的有过这么一位女子,不过每逢这个日子,天下的女子都要为自己的家人祈福。母亲也在院中设了香案,向天祝祷。她的神情虔诚而专注,我忍不住在心里揣测,不知她在祈祷什么?时近夏末,天气依然很热。阳光穿过枝桠,随着树影摇动,有些晃眼。温热的风吹过,我忽然觉得鼻端拂过一缕若隐若现的桂香。抬头四顾,果然在枝头寻见零星的几点小黄花。又是一年。一些熟悉的景象从记忆中浮现,清晰有如昨天。我呆立了一会,转身悄悄地走出了母亲的院子。胡山正望着荷池沉思,见我去了,便说:“今天是姤女祭,王妃也在祝祷吧?”我随口应道:“是啊。也不知是何人定下这个日子,真是有趣的习俗。”他有些奇怪地看看我,说:“王爷不知道?这是已故天后定下的。”我怔了一会,“原来是这样吗?我还以为是自古就有的。”胡山说:“姤女的传说是自古就有,祝祷的习俗却是由天后定下的。”我忍不住问:“真的有这么一个姤女吗?”胡山笑了笑,“是不是真的有这个人,有什么关系?”我也笑了,“是没什么关系。”胡山脸上又显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,“有没有这个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天下的女子都愿意为家人祝祷,所以这个习俗很快就天经地义得像是自古就有。天后真是位聪明的女子。”他看着我,意味深长地加了一句:“听说如今那位甄慧公主,也是一位十分聪明的女子。”我心中一动,半晌不语。这个时候,有个小厮急匆匆地跑来,张皇失措中,踢碎了路边的一只花盆。黎顺阴沉着脸跑过去,想要训斥他,那小厮便跟他辩解了些什么。我看见黎顺的脸色也在陡然间变得和他一样张皇失措。他转身跑回来,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说:“天帝刚刚降旨,向下界降下大洪水!”我大吃一惊,“你说什么?”黎顺又重复了一遍:“天帝动用神器,降下了洪水。”滚烫的茶水溅到手上,才发觉失手碰翻了手边的茶盏。回头看胡山,见他一贯从容自若的脸上,也显出了惊愕莫明的神情。我的祖父,他到底要干什么?听说他对朝臣们解释说新闻资讯,凡界自理之后新闻资讯,已经糜乱不堪新闻资讯,而且不再礼敬天界,所以要降下这样的惩戒,以显示天威。这是很堂皇的理由,可是我想,没有几个人会相信那是全部的原因。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?就好像那根原本清晰的脉络,突然间转了个向,让人摸不清头脑。我想了很久,可是始终不得要领。胡山的神情却已平静如常。我知道他一定已经明白,可是当我问他时,他却不肯直接回答我。他只是反问:“王爷觉得,天帝是个怎样的人?”我的祖父么?我怔怔地想了很久。他很年轻就做了天帝,文韬武略、英明不凡,他治理下的天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繁华,我从来不怀疑,他是一位好天帝。可是他是怎样一个人?胡山笑了笑,说:“也难怪王爷,因为王爷小时候并不在天帝身边。可是储帝应该不一样吧,他是天帝一手抚养大的。”他仰头望了望天,“要下雨了——人心不可测,是不是就像这天气?可是仔细想一想,总是先有风再有雨,只是有时候,看不清风从何处来罢了。”我也仰起头,一片黑色的雨云从南方慢慢飘移过来,我便也笑笑,说:“可不是。”我想我已经窥见了天帝似乎不可理喻的举动背后,掩藏的原因。那其实不过就是他冷静外表下,掩藏的感情。此刻想起来,天帝已经老了,真的很老了。或许就像他自己说的,人到了这个年纪,很多事情都看淡了,可是也有些事情看得更重了吧?我想他也许是发现,自己终究不若想像中的铁石心肠,所以,他终于还是为自己和他的孙儿留下一条退路。他一定是希望洪水能够冲去储帝给天人带来的所有怨气,一切就可以回复成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那样。只要储帝能够平静地接受这个结局。想到这里,我的心又慢慢沉了下去。我相信,我的祖父其实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储帝,他一定也比任何人都更清楚,在这件事上,储帝绝不会退让。他这样做,其实什么也不能改变。也可能,其实他原本就没有真的想要改变什么。即使他也是一个疼爱孙儿的老人,但他终究还是天帝。这一点从来没有,将来也不会改变。帝懋四十一年的深秋来临得格外早。才九月初,便已寒风四起,黄叶漫天。我清楚地记得正是那样一个清冷的早晨,当我打开房门,惊讶地看见胡山站在门外。他脸上有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奇怪神情。他说:“昨夜储帝盗走了息壤,离开帝都去了下界。”我错愕地看着他,一时间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听见了他说的话。他低垂着眼睛,避开了我的目光,低声说道:“王爷该回朝了。”又踏上久违的乾安殿。清冷的秋风,穿过空空荡荡的殿台。我驻足回望,仿佛又看见殿台一角,那个瘦削的身影。他的衣袂随风拂动,他的神情飘然世外。我记得那个春日的早晨,我们在这里遥遥相望,自那以后,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。如今我忽然有种感觉,那也许就是我们在天界所见的最后一面。天帝以雷厉风行之势,罢黜了朝中大批储帝一系的官员。我想这件事他大概筹划已久,只不过迟了两个月才做而已。不久, 湖北快3走势图青王全家被放逐。他被禁军押解离开帝都时, 湖北快3开奖网我的车驾碰巧与他们的队伍擦身而过。穿过车窗, 湖北快3开奖网站我漠然地望着他如秋日枯叶般颓败的面容。他朝我这边看了一眼, 湖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然而神情茫然,就像是已经不认得我了。我心静如止水,既不感到难过,也没有任何快意。他只是又一个帝都的过客,除了他的血统,他原本就没有任何在帝都生存的本事。也许,天帝就是看到了这一点,才将他放逐。我想,其实天帝是想保护他吧。寒风骤起,天色阴沉,我看见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飘落。我将手伸出车窗外,冰冷的一粒落在掌心,我惊讶地发现,那竟是雪霰。今年的天气十分反常,才入十月,仿佛冬天便已提前降临。然而这场雪却始终没有下,一连几日乌云密布,天空阴郁如人们的心情。都知道,快到完结的时候了。疲惫写在每个人的脸上,到了这个地步,也许真的不如早些结束。望日,宫中来人,说是如妃传召。我微感讶异。天后故世之后,如妃掌管后宫,然而除了年节行礼,我和她从没有往来。她怎么会忽然想要见我?我随来人入宫。景和宫外,两三只乌鸦立在树叶凋零的枝桠间,风撼动枝桠,它们便“呱呱”怪叫着飞起,迅即消失在阴暗如墨色的天空中。我感到一阵透骨的寒意,忍不住想,为何还不下雪?如妃寒暄良久,东拉西扯地说着毫无意义的话。我耐心等待。终于,她装作漫不经心地提起:“你娘好吗?”我躬身回答:“有劳娘娘挂念,她很好。”她便很高兴似的说:“那太好了。我还从未见过你娘,不如让她进宫来住些日子,也好陪我说说话。”笑容像面具一样悬在她脸上,我看见她眼中难以掩饰的不自然。原来如此。她不安地看了看我,催促道:“去接你娘进宫来吧。”我慢慢地垂下头,回答:“是。”声音平静有如麻木。母亲什么话也没说,也许她是真的不在意,也许她只是不想让我为难。进宫的路上,她一语不发,神情若有所思。我很想问她在想什么?但踌躇良久,还是没有开口。月末,天帝下诏,命我征讨储帝。十一月初六,我率八万天军离开天界。天帝亲自出城相送,他满斟一碗酒,递到我手里。我一饮而尽。他看着我,一字一句:“我等你回来!”我看见他眼里的期待,我知道,其实他是想说,他等我将承桓带回来。我想起饯行宴上,甄慧望向我的眼神里,分明也有同样的期待。他们似乎都相信,我此行定能将储帝带回来。五色旌旗,绵延十数里,在灰暗的天空下,透出一种不祥的阴郁。天空终于开始飘起雪花,我抬头看了看,雪花落进我的眼里。我闭上眼睛,感觉寒意漫遍了全身。我清楚地预感到,储帝不会再回到帝都。初九,新闻资讯大军汇集昆仑丘,然后向东进发。这是我第一次亲眼得见凡界的景象,我想军中大部分人也跟我一样。我不知道,在洪水之前,这里是否曾经有过一片繁华,此刻我所看到的,只有触目惊心的荒芜。息壤阻止了洪水,却无法改变洪水过后的凄凉。来到凡界的头两天里,我们没有遇见一个凡人。到处是洪水残留下的痕迹,我时常看见路边枯死的树木,树皮已经被人剥得干干净净。三天后,我们见到第一个有人的村庄。一群形容枯槁的农人,站在村口默默地注视着我们。在冬日的寒风中,他们衣不蔽体,冻裂的腿脚不断渗出血水。我看见他们眼中深深的敌意,比天气更加寒冷。我身后不远处的队伍里,隐隐起了一阵骚动。我停下来问:“出了什么事?”有人回报:“是个小孩子,在树上丢石头,砸伤了人。”那孩子很快被捉了过来,受伤的小卒捂着流血的额头站在一边瞪着他,孩子那惊惶失措的母亲跟在后面。她跪在我的马前,她将孩子也强按在地上,嘴里一直不停地说着什么,但我听不清楚。孩子才六七岁,身上只披了一块破布,因为太瘦,头大得可怖,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把小石子。他紧张地看着我们,他的母亲使劲按他的头,要他赔罪。他低下了头,可是立刻又弹了起来。他诧异地看着他的母亲,用清脆而响亮的声音说:“可是他们是坏人呀,他们是来发洪水的!”我默然不语地看着那孩子。他的母亲浑身颤抖,她哭泣着,嘴里喃喃不已,也许是在哀求我们放过她的孩子。统领迟疑着问我:“怎么处置?”我说:“算了吧,一个小孩子而已。”说完,心里忽然生出一股难言的厌倦,只想早些离开这里,返回天界。于是我下令全军加快了行程。路过蓬山的时候,我们遭遇了一队凡人义军,之后我们又遇上过几队。他们其实全都是农人,衣衫破陋,连像样的兵器也没有,然而他们仍不顾一切地冲上来,就像是存心来送死。战斗在很短的时间里结束,稍事清理,我们便继续行程。焚烧尸体的浓烟随风四散,方圆十数里都弥漫着令人作呕的焦肉味道。我有种预感,此行也许不若想像中那样顺利。廿四日我们得到确报,储帝在羽山附近。两天后的黄昏,我们在苍山安营,这里距离羽山已不到一天的路程。亲兵来通报,说有个自称义军首领的人,从羽山赶来见我。我想了想,便命他进来。片刻,一个白衣文士进了我的帐中。他面貌清朗,气度沉着,虽然一路风尘,但看起来依然很整洁。他朝我深深一揖:“在下杜风。”我听说过这个名字。他是有名的贤者,在凡界民众中很有威信。我请他坐下,然后问他:“杜先生,此来所为何事?”杜风说:“我来告诉王爷,羽山现有义军十万。”我淡淡一笑,“那又如何?不过是些乌合之众,先生莫非还想以此要挟?”杜风也淡淡一笑,“义军虽非天军的对手,不过却不畏死,也能叫天军损失惨重。”我看着他,我说:“那你还孤身来此,不怕我杀了你?”他神情自若地回答:“王爷杀了我也无济于事,只会让义军群情激愤,更加不可收拾。并非在下狂妄,如今义军的局面,只有我在,才能控制得住。”他语气平淡,眼神深邃而睿智,我知道他并非夸大其词。我说:“听你的口气,莫非还有办法避免一战?”他缓缓点头,“正是。就看王爷愿不愿意听我说?”我沉吟片刻,回答说:“直说无妨。”“办法简单得很,”他看着我,一字一字地说:“请王爷留下储帝和息壤。”我哑然失笑,“这怎么可能?”他忽然变得神情复杂,默然片刻,反问:“为何不可能?”我怔了怔,陡然明白了他的意思。杜风慢慢地说:“储帝是取走息壤的人,息壤通灵,便会认他为主人。只要储帝还留在凡界,天界便无法收回全部的息壤……”我打断他:“你想让储帝死?”他不语,眼中流露出一丝悲戚。良久,他轻轻叹息:“并非我想让储帝死,是储帝自己想要这样做。他的为人,王爷很清楚,为了留息壤在凡界,为了保生灵不受涂炭,他一定会这样做的。不过——”他忽然语气一转,看着我说:“如果王爷劝说储帝,也许他会改变主意。”我默然不语。过了一会,我问他:“那么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?你是想劝我任由储帝去死,好保住凡界的太平呢,还是想让我去劝说储帝不要死?”他沉默良久,叹口气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我看着他,了然地笑了,我说:“其实你心里,是想让他死的吧?只是你又害怕承担,所以想把事情推给我。”他又沉默了一会,然后笑了笑,说:“王爷也许是没有说错。不过王爷心里,只怕也是希望储帝死的吧?”我愣住了。我希望储帝死吗?我从来没有想过。可是听他这样说的时候,我心里却没有任何想要反驳的意思。良久,我轻叹一声,说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会考虑的。”杜风告辞的时候,我送他出帐,我说:“我很佩服先生的才识。”他微微一笑,说:“我也很佩服王爷。”我又说:“他日有机会,必当请先生把盏长谈。”杜风哈哈大笑,“倘若能平安过了明日,杜某一定奉陪!”说罢,上马绝尘而去。夕阳已经沉落山边,西方的天空,一片殷红。一个人静静地走到我身旁,我知道那是胡山。我问他:“先生想必都听到了,先生的意思呢?”胡山说:“旁人不会明白王爷的苦衷,王爷如果让储帝死,只怕将来回到帝都会很难自处。所以王爷实在是不应该让储帝死。不过……”他没有说下去,默默地注视我许久,叹息着转身离去。我知道,他又一次先于我自己明了我将做出的选择。天色渐暗,入夜的寒意浸透我的衣衫。我仰望着星空,在心中反复自问,我是不是真的希望储帝死呢?次日黄昏,我们到达羽山。如血的残阳下,我又见到了储帝清瘦的身影。那时凡人义军,站满了羽山每一寸土地。他们神情阴冷肃穆,眼中有一种任何人都不敢小瞧的坚定。那一刻,晚霞映着羽山,我觉得他们身上褴褛的衣衫,令绵延招展的五色旌旗,也显得黯然失色。他们沉默地站在那里,一股暗流在他们中间涌动,仿佛随时会冲出来,吞噬一切。储帝便像其中惟一宁静的岛屿。他衣袂随风轻扬,看起来恍若飘然世外。在一片剑拔弩张之中,依然平和淡漠得有如天空中缓缓飘过的白云。亲兵过来请命:“王爷,已经准备好了,要不要……”我几乎完全没有思索,便抬手打断他。我已经清楚地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,我想其余的人很快也都明白了。储帝策马前行。十几万人的山谷,突然静了下来,就仿佛那么多人在一瞬间全都消失无踪,只剩下那一个正在前行的人。“哒哒”的马蹄声,仿佛从人的心头踏过。我默默地注视着他,就像注视着西沉的日暮。那个时候,我终于明白,不论我是否真的希望他死,我都不会阻止他。他在两军的中间,勒住了马。对面山坡上,不知是谁喊了一声:“储帝,回来呀!”于是很多人便一起喊:“储帝,回来呀!”天军的阵营里,也有人喊:“储帝,到这边来呀!”山谷里,喊叫声乱成了一片。我依然沉默地望着他,他也那样望着我。似乎有种时光倒流般的恍惚,然而那一刻,其实我什么也没有想起。那时周遭的纷乱嘈杂渐渐远去,天地间仿佛只剩下我们两个人。忽然,他微微一笑。我便也微微一笑。他高高地举起一只手,山谷里便顿时又静了下来。他冲我喊道:“子晟,善待天下百姓!”然后,有剑光一闪。血红的残阳下,划出那样美丽的一道弧线。一大群鸟雀忽然惊飞,扑啦啦的振翅声响彻山谷,若白若灰的羽毛如雪花飘落,天色仿佛在陡然间暗了下来。没有人动,也没有人出声。只有山谷中间,孤零零的一匹马,无助地在它的主人身边绕来绕去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跳下马,朝着他走去。没有人阻止我。我想他们都根本没有看到我,所有人的眼里,都只有一个人。他静静地躺在那里,血将他身边的一大片土地染成了暗红,然而他安详有如睡着。我看见他脸上的微笑,也许死亡对他来说,真的算不上一件可怕的事。我跪倒在他面前。整个山谷中所有的人,无论天人还是凡人,在那一刻都心甘情愿地匍匐在地。我知道,很多人都认为他不是一个好的君王,甚至连我自己也曾经这样想。然而此时此地,我们却以无比的虔诚,一起叩拜我们心目中的君王。※版本出处:实体书※

  近日,美国时代周刊对百度健康进行报道。文章指出,百度健康拥有来自中国各地超10万名医生,每天24小时提供在线咨询服务。截至4月26日,百度健康累计为用户免费提供5450万人次医疗咨询服务,以及40万人次海外咨询服务。

,,浙江快乐12走势图

发表《第七章(14/50)》新评论

友情链接

相关介绍

日暮西下,残阳斜照,暗红的霞光映着后园池水中随风摇曳的荷花,空中飘荡着荷叶淡淡的清香。我与胡山坐在荷塘边的石亭中,把盏清谈。近来我仿佛又回到了在北荒时候的悠闲日子,每日里